首页 >>
《[综影视]陶之娇娇2》洪炉点雪_【衍生小说言情小
发布时间:2020-02-10 14:55:26 来源:大发体育-大发体育在线-大发体育官网点击:50
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陶娇娇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
  早已经习惯了白天府里无人,陶娇娇并不觉寂寞。如往常一样,吃了睡,睡醒了就随便找点事情做。 看书,学药……

  “张启山呢?”陶娇娇问管家。 管家是张家的人,张启山信得过,陶娇娇更是信得过。 “佛爷去……

  “张启山要去北平?” 陶娇娇放下手中的笔,听身边的人说起张启山的出行,不免有些奇怪。 “怎……

  干什么? 她就是想要个药材,怎么就没有人相信呢? 张启山当然不相信,因为到了北平,下了……

  二月红在张府门外跪求佛爷赐药,而佛爷狠下心来,命人紧闭大门,含泪不理,不闻不问大雨中跪地的二月红。 陶……

  找到了二月红和齐铁嘴,他们都没受伤。张启山明显松了口气。 齐铁嘴看到陶娇娇后都要疯了,他怎么又遇到这个……

  “为什么?为什么张家人可以,而我们汪家人不行?” 领头黑衣人的质问让陶娇娇觉得好笑,毫不客气的讥讽道……

  医院接收了一个很奇怪的病人,陶娇娇作为主治医生忙了一晚上才把病人转危为安。 不流血就死不了,至于病人疼……

  尹南风气呼呼的离开了,对陶娇娇她是不敢有脾气的,可是那个老不死的张日山吃她的,住她的,还赚了她的钱,最后还训斥她。 ……

  等众人身体好了,又开始抓紧时间赶路。 他们的目的是古潼京,而陶娇娇的目的就是送他们上路。 ……

  张日山的手受了伤,面对一张委屈又可怜的俊脸,陶娇娇自然哪也去不了了。 得,安心的在家陪着张日山养伤。 ……

  黎簇果然还是去了吴山居,张启山也去了。陶娇娇没去,她留在新月饭店假扮张日山玩,至于医院里的梁医生,又请假了,原因是因……

  等陶娇娇到了古潼京,好不容易找到了黎簇的时候,正好赶上救人。 黎簇的小伙伴苏万又被蛇咬了,陶娇娇一边帮……

  黎簇确实命大没死,被炸飞炸晕之后,再次睁眼,见到了一群蒙面的黑衣人。 黑衣人显然是认识黎簇的,领头的人……

  “尊上。”锦鲤侧着头看着陶娇娇,脸上满是疑惑之色。 陶娇娇临湖而坐,凝神望着平静的湖面,听见小鱼儿的……

  上清界广寒殿有一棵万年的桂树,正当花开,点点碎金挂枝头,芬芳彻远近。 广寒殿,七宝楼台。陶娇娇与广寒仙……

  润玉醒来的时候,陶娇娇依旧在沉睡。 润玉面色泛红,坐在床榻边细细的端详着陶娇娇的容颜。 ……

  因为有润玉的原因,陶娇娇就决定先不回三仙岛了。可留在天界,总得有个暂时歇脚的住处不是,润玉倒是有心想让陶娇娇留在他璇……

  陶娇娇把月下仙人捉弄的快疯了之后,神清气爽的离开了天界。 陶娇娇记仇,犹记得六万年前,广寒上神应邀去三……

  天界的帝后过寿诞,请帖到处发。但凡沾点仙气的,有点背景的,都收到了天后的邀请。 三仙岛自然也不列外。 ……

  三仙岛故意随了凡间的节气,四季交替,冷暖分明。只除了陶娇娇最爱的桃林,万年春色,芳华灼灼。 陶娇娇听闻……

  陶娇娇手里把玩着灭灵箭,眉头微皱,心有思绪。 谁能想到这灭灵箭竟是天后命人做出来的,目的就是为了杀水神之女锦觅……

  会把荼姚的事情解决了,顺便把天帝也给安排了。……

  十年浩劫接近尾声,神鬼各归其位。 自幼在老北京胡同里长大的韩春明返城归来快俩月了,闲在家里做了无业游……

  韩春明选择了去食品厂工作,陶娇娇给了他介绍信,韩春明回头就提了一布袋干果当了谢礼送给陶娇娇。 陶娇娇扒……

  恢复高考的通知已经下来了,不说外面怎么热火朝天的讨论恢复高考的事情。陶娇娇现在已经属于闭关的状态了,因为一个月之后就……

  程建军和苏萌的婚礼,陶娇娇陪着韩春明一起参加了。 婚礼酒席上除了男女双方的亲属外,还邀请了同院住的邻居。……

  韩春明新得了三只小瓷碗,不是普通的瓷碗,那三小瓷碗都是珐琅彩的,古物。 韩春明拿着小瓷碗跟陶娇娇显摆,……

  韩春明提着水果,陶娇娇捧着一束鲜花就去了苏萌她爸,苏老师生病住院的医院。 苏老师住在哪个医院,这事问苏……

  程建军去找韩春明的事,韩春明告诉了陶娇娇。 陶娇娇沉吟了片刻,扭头看着韩春明:“苏萌昨天上午来找过我了……

  结婚这事吧,领证是一天,办婚礼是一天。 前一天是给小两口证明的,从今往后,俩人是合法夫妻;后一天是……

  韩春明终于当爸爸了,也终于如愿以偿有了个大胖闺女。 韩母抱着小孙子高兴的笑不停,韩春明抱着他闺女越看越……

  从昨天晚上知道关老爷子人不见了后,韩春明一晚上没睡就在外面到处找人。可关老爷子是铁了心的不让人找到他,韩春明心急如焚……

  秦风趴在床上醒来,只觉得头疼身子沉重,起身在屋子里四处张望,陌生的环境让他心中一惊,浑身紧绷,条件反射的对周身一……

  陶娇娇跟丢了唐仁,但没有去再找,而是直接回家了。 阿香姐今天过生日,陶娇娇早就准备好了礼物,回家的路……

  秦风回过头来看向陶娇娇,又继续问道:“那...那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去警局。” 陶娇娇笑笑,继续解释:“很……

  陶娇娇跟着秦风去了学校,从学校回来又去了商店,就着一纸文件袋的信息询问着能问的人相关事情。 最后,陶娇娇还要……

  夜上海,阿香的家中。 陶娇娇,秦风还有唐仁紧张的看着眼前的一幕,都是不知所措,害怕着,担忧着。 ……

  关家在关大爷的住处举行了告别仪式,陶娇娇陪着韩春明一起去的。并和韩春明一起作为关老爷子的家属,帮着关家一起操持着关老……

  深冬的清晨,浓重的雾气还未散尽,天色微亮却穿不透整条冗长阴暗的弄堂。 陶娇娇拖着重重的行李箱满身疲惫的……

  “黑暗里的芬芳,像温柔的诗篇。在无人知晓的静谧中,一字一句的融化。如果在明媚的晨光下,也许没有人注意到,那悄然的香气……

  易遥的病是激光治疗的,过程很成功。陶娇娇陪着她在医院住了一晚,周末就出院了。 易遥虚弱的靠在陶娇娇的怀里……

  记忆回到齐铭刚上高中的时候,那时候很巧,他,易遥还有娇娇都分在了一个班里。 新入学的高一新生,上第一节……

  又是周一开学日。 学校大厅,校长站在讲台上,给大厅里的全校同学发表讲话。 陶娇娇从口袋里摸……

  学校组织学生去科技馆观展,大巴车在校门口等候,学生们听老师的话排队有序的上车。 陶娇娇最后才上车,后面紧跟着……

  教室里。 陶娇娇咬着笔头,歪着头好奇的看着窗外走廊上站着说笑的两个人。心里还犯嘀咕,易遥什么时候认识的……

  陶娇娇说要去玩游戏,谭小飞作为男朋友,易遥作为女性朋友,两人都不会拒绝陶娇娇。跟着陶娇娇,她说去哪就去哪,怎么玩也是……

  易遥站在森林里,太阳正好,柔和温暖的阳光照射在易遥的身上,她把两只手圈成一个环形,朝着太阳的方向,阳光从手掌中穿过照……

  “可慧颜还小呢,就这么嫁出去……” “大户人家的公子,礼金不少呢。反正早晚也是要嫁的。” ……

  小狐狸静坐新房,面上不动声色可心里却惴惴不安。 如果小狐狸手里有方手帕,她一定会咬着手帕哭唧唧。……

  接到猫妖洪思聪求救电话的时候,陶娇娇已经出山决定去往人间寻一个人类,以报千年以前的恩。 洪思聪是妖,而……

  “放手。” “不放。这次就算再死一次,我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了。” “?”什么乱七八糟的。 ……

  陶娇娇真的去找白纤楚了,还是在动物园里找到的小白。 陶娇娇一手扶额无语,一手拽着白纤楚的后衣领子往后拉……

  白纤楚不愿意回妖界,洪思聪又不敢把白纤楚单独的放在人界,所以最后麻烦的还是陶娇娇。

  凌晨两点,昏暗的小屋里,床上两个人影睡得香甜。 打破入夜的安静是手机的铃声,一遍又一遍不耐其烦的响着。 ……

 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。 陶娇娇被一个妹子拉着问个不停,陶娇娇也是惊讶,真是没想到,她早上出手相助的好心……

  “申赫,你人呢?不是说你今天不加班吗?就算临时加班你怎么不给我发信息啊?打电话半天也没人接,让我在楼下等老半天了。” ……

  薛杉杉失恋了,薛杉杉生病了,陶娇娇又是心疼,又是着急。连申赫都不管了,夜不归宿,直接住到薛杉杉的家里。 ……

  白雪纷扬,大地一片苍茫。 一辆银色的马车奔驰在雪野平道上,拉车的是两匹健硕,通身银白的骏马。赶车的是一……

  “谁是你朋友啊?”萧瑟翻了个白眼,心觉真是躲不掉的麻烦:“我与你认识不过片刻,和你甚是不熟。什么朋友,我可不敢当。”……

  药无尘领着长风和破浪蹲坐在大梵音寺的房檐上,特意寻了处不起眼又隐蔽的地方看了场现场比武直播,好不畅快。 ……

  城外不远处有座小山丘,山丘上有一座破旧的寺庙。寺庙大门上悬挂的牌匾字迹模糊不清,已经认不出寺庙的名字了。庙里面的佛……

  药王谷的谷主出谷之后用的都是同一个化名,药无尘。但是在药王谷内嘛,自然是自己的真名真姓了。 药无尘的本……

  被叫无双的少年初时一愣,听觉喊他名字的声音十分熟悉。睁眼回头一看,惊得目瞪口呆:“阿,阿娇姐姐。” 无……

  晓星尘下山的时候已是夏初季节。 一尾拂尘,一把长剑,一身白衣,一脸的迷茫,晓星尘站在一棵灼华盛放的桃花……

  姑苏蓝氏,仙门世家四大家族之一,家族所在为云深不知处,雅正为训,精通音律。 “传闻姑苏蓝氏三千家规写了……

  不提晓星尘还好,魏无羡一提起晓星尘,娇娇哇的一声哭出声来:“晓,晓星尘移情别恋了,他,他不喜欢我了。” ……

  魏无羡是被阵阵钟声给惊醒的,从堆积的纸张中爬起来,魏无羡心疼自己。 昨夜里,他线

  娇娇抱着刚采摘下来的各类花束准备回去找江厌离做好吃的,穿过走廊的时候碰巧遇到了孟瑶和蓝曦臣。 蓝曦臣看……

  魏无羡,江澄和江厌离白日里要听学。娇娇一个人无聊,索性也跟着他们去看热闹。 听学的路上,娇娇和魏追逐打……

  “晓星尘!” 娇娇刚出山门就飞扑到晓星尘的身上,就像是无尾熊一样挂着,紧紧地抱着不放手。 ……

  “弯弯月亮小小船,小小船儿两头尖。我在小小船里坐,看见闪闪星光蓝蓝 的天。” 娇娇抬头看看天,想了想,又……

  娇娇很疑惑,自己是怎么来到的广寒殿。但是想到能见到桂仙姐姐,娇娇还是很高兴的。 娇娇进门穿廊过桥,七拐……

  说话间,几人就来到了常氏的府邸。 果然如白日里店小二说的一般,到了夜里就会听到常氏的府邸会有不断的敲门……

  薛洋没有给众人解释为何他的左手小指是包着的,不,其实不是包起来的,是根本就没有小指。 不早不晚,聂怀桑……

  娇娇左手一根冰糖葫芦,右手提着用棕叶编织的蚂蚱,一蹦一跳开心的要回阿婆家。 路上遇到一群人围聚,远远的……

  “所以,你们最后救了薛洋?”晓星尘问道。 娇娇点点头,回想往事,结果是这样的没错。“对呀,我和白果果照……

  娇娇快要被气死了。 娇娇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回的桃坞,怎么回的桃坞。当她醒来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被禁锢在本……

  “快走快走,夷陵在哪?羡羡,我们快回夷陵。我要乖乖的在夷陵等晓星尘来找我呢。”娇娇拉着魏无羡就走,魏无羡只是迟疑了片刻……

  魏无羡走在前面带路,娇娇低着头,手里拿着一枝桃花,圈圈绕绕,编成一个花环。 ……

  娇娇留在夷陵,只为了等着晓星尘回来找她。 可等晓星尘真的赶来夷陵了,却没有找见娇……

  魏无羡万万没有想到,事情会走到这一步。如果可以重新来过,他一定不会再冲动追着温氏姐弟俩来怠

  阿菁平生两大爱,一爱钱财,二爱美人儿。 美人儿家里倒是养了一个,可养美人儿……

  “醒了便起来吧,去洗漱一下前堂吃早饭。”阿菁道。 晓星尘起身,拂尘和霜花丁

  “我送你们回去。”客栈门外,晓星尘对着桃花和阿菁说道。 桃花连连摇头,眼……

  阿菁觉得莫名其妙,不是说好了,道长要护送她和阿姐回陵阳,怎么现在却停留在了义城。更让……

  桃花在出神,阿菁在打量,黑衣男子就是宋岚,终于找到了晓星尘,他竟然沉默无语,一时不知该印

  大梵山下,一群身着不同服色的修士聚集观望。众人瞩目的焦点则是云梦江氏的宗主江澄,气肌

  时隔十三年,娇娇再次踏进金麟台,有种不真实感,感慨往事如梦一般。 晓……

  一排排书架,堆满各种古旧书籍。一张大木桌横在墙边,桌上竟然有序的摆放着工具。一个清瘦的女……

  长乐常乐,常常快乐,长长安乐。 自回宫后娇娇便闭门谁……

  南庆发生了两件事,一明一暗,哪件事传出去都是震动整个京城和庆国的大事。 ……

  陶娇娇咬下一口冰糖葫芦,那滋味,够酸也够甜。一口足矣,再吃就线

  陶娇娇自从学会了爬墙翻院后,就在也不走正门了。 这天,陶娇娇有时翻墙……

  傍晚,夕阳映照着群山环绕间的李府。 府门外,成群结队的乡亲村民络绎不……